綠島小夜曲 【上】【中】【下】


發信人: jht.bbs@vlsi1.iie.ncku.edu.tw (痞子蔡), 信區: story
標  題: 綠島小夜曲 【上】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Sat Jul  4 01:30:51 1998)
轉信站: cis_nctu!news.cis.nctu!news.cs.nthu!news.nthu!newsfeed.nthu!news.nctu!
來  源: vlsi1.iie.ncku.edu.tw


                                ※綠島小夜曲※
                                                        written by jht.


        ☆
            【這綠島像一隻船  在月夜媟n啊搖...】


        今夜的綠島,“大白沙”的沙灘上,我和大學同學們,
        訴說著11年前提著行囊相遇在系館前的往事。
        白天浮潛的疲累,加上輕柔海風的吹拂,我不禁躺在滿是貝殼沙的沙灘上。
        海浪規律地拍打著沙灘,我感覺像是睡在搖籃堙C
        但月亮始終不肯出來,只有滿天的星星。
        就像我的身旁一樣,只有一堆像星星的朋友,而沒有像月亮的妳。


        『6月20日晚上到台東..21日在綠島..22日下午回台南..一起去好嗎?..』
        我像是對著父母討糖吃的小孩般,渴望妳的點頭。

        「我很想陪你去..可是我真的有事..」妳的聲音有些許遺憾。

        『那我不去綠島了..留在台南陪妳..』妳既然不能去,那我當然也不想去。

        「不行啦..你已經答應人了..更何況你們大學同學也很久沒聚在一起..」
        妳溫柔地阻止我的任性。

        『我回到台南時..妳還會在嗎?..』我小心翼翼地問著。

        「嗯...」妳的語氣有點保留,好像不置可否。



        ☆
            【姑娘呀  妳也在我的心海媊ぃr飄...】


        綠島的海水真藍,比較起來,墾丁的海水只能算是“青”而已。
        海浪真大,即使躺在沙灘上,我也感覺整個人好像隨著海浪起伏著。
        就像妳在我心海堹B沉一樣。


        認識妳快十個月了,如果十個月的時間能誕生一個新生命,
        那麼產生一段感情,也不足為奇吧!?
        常常問自己:“我對妳有情嗎?如果有,是感情?友情?還是人情?”。

        如果只是人情,為何我腦海堮伀`會浮現妳的微笑和輪廓?
        如果只是友情,為何我總在每個深夜媥挾礸蛫q話機,期待妳的聲音?
        所以答案很明顯,是有感情的存在。
        那麼,感情的深淺呢?是否已構成愛情的條件?

        也許什麼都不是,只是一時的新鮮刺激與好奇。
        試著回想妳的身影,然後量一下脈搏。
        擂鼓似的心跳聲,卻推翻了這種假設。
        我好像已經愛上了妳。
        如此而已。



        ☆
            【讓我的歌聲隨那微風  吹開了妳的窗簾...】


        綠島的海風好強,與之相比,新竹的風真的可以叫作“微風”。
        如果我在此時唱歌給妳聽,即使妳遠在美國,也一定聽得到吧!


        但妳心堛漕漁做﹛A始終是緊閉著。
        能打開這扇窗的人,只有在窗內的妳,而非徘徊在窗外的我。
        其實緊閉著的,除了妳心堛熊﹛A還有妳的嘴。
        因為妳一直不肯告訴我,妳出國的日期。我只知道應是6月底。
        這樣也好,對一個死刑犯而言,不知道死期應該是一種慈悲。
        我會暫時忘掉即將分別的事實,學著駝鳥埋首沙中。

        也許我們很想發展一段堅貞的感情,
        堅貞到足以通過兩年時間和遙遠距離的嚴峻考驗;
        但又怕太過堅貞的感情,會在往後分別的700多個日子堙A
        讓我們嚐盡思念的痛楚。
        所以我們保持一段可讓腳踏車通過的距離。

        6月走到一半,太陽變大,白天變長,連日子也過得更快了。
        鳳凰樹愈紅,象徵著妳離開的時間愈近。
        在一個下著小雨的夜晚,我情不自禁地緊緊抱著妳。
        「你別這樣..我們明天還是會見面的..」妳在我懷婸期n而溫柔地說著。
        『我不要妳走..』我將手臂再箍緊了些。
        「我也不想離開你ㄚ..」妳的雙頰灼熱而紅暈。


發信人: jht.bbs@vlsi1.iie.ncku.edu.tw (痞子蔡), 信區: story
標  題: 綠島小夜曲 【中】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Sat Jul  4 01:32:13 1998)
轉信站: cis_nctu!news.cis.nctu!news.cs.nthu!news.nthu!newsfeed.nthu!news.nctu!
來  源: vlsi1.iie.ncku.edu.tw



        ☆
            【讓我的衷情像那流水  不斷地向妳傾訴...】


        海浪好像有很多話要跟沙灘傾訴,因此不斷地搖醒沉睡的沙灘,
        發出“啪啪”的聲響。
        就像昨晚剛到台東的我一樣,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給妳。


        「台東好玩嗎?..」妳的聲音出奇地冷靜,不帶一絲情感。

        『還好..今晚很涼..海風也很舒服..』我納悶地回答。

        「我想告訴你一件很重要的事..」妳的聲音更冷了。

        『說吧!..我在聽..』我儘量不讓加速的心跳,提高我的音量。

        「我很想你..我現在才發覺你是我最掛念的人..」妳的聲音逐漸有了波動。

        『傻瓜..我後天下午就回台南了..』我鬆了一口氣,暗罵妳真是嚇死人不償命。

        「嗯..可是我好希望你現在就在我身旁..」妳的聲音終於變溫柔了。

        『我也很想啊!..不然我不去綠島..明天一大早回去陪妳?..』我輕聲安慰妳。

        「我不想讓你為難..」妳彷彿嘆了一口氣。

        『哇..沒錢了..我再去買張電話卡..待會打給妳..』

        「不用了..你早點睡..這樣才有體力去綠島玩..」

        『沒關係..我想再聽聽妳的聲音..』

        「那你12點半再打來..好嗎?..」



        ☆
            【椰子樹的長影  掩不住我的情意...】


        離開了大白沙,一行人在椰子樹上找尋晝伏夜出的“椰子蟹”。
        椰子蟹的行為模式跟妳好像。因為妳總在黑夜翩然,而在白天深沉。
        看看手錶,12點50分左右,我昨晚再度打電話給妳時,也差不多是這時間。


        《你怎麼現在才打來?..》不是妳的聲音,而是一個哽咽的女孩。

        『妳是?..』我不可能會打錯電話,因為妳的電話我早已倒背如流。

        《姐在整理行李..我幫她接電話..》她的哭聲更響了。

        『整理行李?..她要離開台灣了嗎?..』突如其來的驚嚇,使我的聲音顫抖著。

        《你趕快過來好嗎?..我捨不得姐走..姐也捨不得你..》她抽泣地問著。

        『我在台東..我馬上趕回台南..』我急促地回答。

        《來不及了..來不及了..》她重覆著這句話,然後放聲大哭。

        『叫妳姐來接電話..』我因為震驚而顯得有點憤怒。

        「喂...」妳的聲音出現了,但語氣很平淡。

        『妳為什麼不告訴我..妳待會就要走了呢?..』我強忍著痛苦和憤怒。

        「......」妳沉默著。

        『妳搭幾點的飛機..』我的語調持續升高。

        「.........」妳仍然沉默著。

        『唉..請妳告訴我好嗎?..』我嘆了一口氣,將聲音恢復正常。

        「我到機場時call你..你不就知道了嗎?..」妳的聲音已經帶點鼻音。

        『妳讓我到機場去送妳好嗎?..』死刑犯要求飽餐一頓總可以吧!

        「我不想流著眼淚跟你道別..」我彷彿聽到妳的眼淚滴落在話筒的聲音。


發信人: jht.bbs@vlsi1.iie.ncku.edu.tw (痞子蔡), 信區: story
標  題: 綠島小夜曲 【下】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Sat Jul  4 01:34:21 1998)
轉信站: cis_nctu!news.cis.nctu!news.cs.nthu!news.nthu!newsfeed.nthu!news.nctu!
來  源: vlsi1.iie.ncku.edu.tw



        ☆
            【明媚的月光  更照亮了我的心...】


        椰子蟹始終找不到,也許是因為今夜的綠島沒有月光照耀的緣故吧!
        昨晚掛完電話後,對著微亮的下弦月,發呆一整晚。
        現在卻連發呆的對象也沒有。


        今早八點半,從富岡漁港坐船出發前往綠島。
        太平洋的風浪好大,在上層甲板更能感受到波濤洶湧。
        一陣巨浪讓船隻傾斜近45度時,我的call機響起。
        妳真會挑時間,竟讓我在這種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海上收到傳呼。
        下了船,趕緊撥到call台。

        “您有一通新留言,序號59。

        「喂...我現在即將搭飛機前往底特律..你正在船上吧!?..祝你綠島之行愉快..
          我們要微笑著說再見..不是嗎?..期待兩年後的重逢...嗯..bye-bye...」

        6月21日9點3分......”

        眼睛一酸,胸口劇痛,不爭氣的眼淚,悄悄地滴落在台東往綠島的船票上。
        沒想到我們很有默契地同時離開台灣本島,妳搭飛機我坐船。
        離開的方式雖然不同,但我明天就回台灣,而妳呢?



        ☆
            【這綠島的夜已是這樣沈靜  姑娘喲  妳為什麼還是默默無語......】


        回到旅社,已經是凌晨三點多。
        所有的光亮皆已變暗,除了遠處巡防軍人們偶而出現的手電筒照明。
        妳應該飛到美國了吧!可是我的call機仍然沉默著。
        也許妳忘了我教過妳在國外打call機的方法;
        也許我的call機無法在綠島收到訊息。
        我抱著一絲希望,撥到call台。

        “您目前沒有新留言,聽舊留言請按"2";回主功能請按"*"字鍵...”

        call台的女聲,依然帶著甜甜的微笑。我彷彿被催眠似地按了“2”..

        “序號59。

        「喂...我現在即將搭飛機前往底特律..你正在船上吧!?..祝你綠島之行愉快..
          我們要微笑著說再見..不是嗎?..期待兩年後的重逢...嗯..bye-bye......」

        6月21日9點3分,您要重聽請按"0";繼續查詢請按"1"......”

        我不斷重覆地按“0”,聽著妳最後的留言,一遍又一遍。
        直到卡式電話機再也無法承受我的思念,討饒似地顯示“0”的餘額,
        然後吐出只剩軀殼而失去靈魂的電話卡。

        拿著那張與我同病相憐的電話卡,無意識地往海邊慢慢走去。
        今夜的綠島,始終沒有月光。
        不遠的東方海面上,浮出一點微白。
        在天亮前,我終於唱完“綠島小夜曲”的最後一句。


                                                jht 于 1998/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