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11)(12)(13)(14)(15)(16)(17)(18)(19)(20)


發信人: jht@bar (痞子蔡), 信區: novel
標  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11)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 Apr 20 17:52:00 1998)
轉信站: bar
 
 

        『阿泰...你這樣不會太濫情嗎?..』
        《非也非也...我這樣叫多情..》
        『多情和濫情還不都是一樣...』
        《痞子...這怎會一樣?..差一個字就不是純潔了喔!..
          多情與濫情雖然都有個情字,但差別在“多”與“濫”..
          “多”也者,豐富充足也。“濫”也者,浪費亂用也。
          多未必會濫,濫也未必一定要多。
          就像有錢人未必愛亂花錢,而愛亂花錢的也未必是有錢人。
          但大家都覺得有錢人一定愛亂花錢。其實有錢人只是有很多錢可花而已。
          有沒有錢是能力問題,但亂不亂花卻是個性問題。..
          所以由此觀之,我算是一個很吝嗇的有錢人..》
 

        開什麼玩笑?如果阿泰這樣叫吝嗇,那我叫啥?
        《痞子...你當然比我吝嗇...不過那是因為你根本沒錢可花的緣故..》
        shit!阿泰又藉機損我一頓。
        《痞子...其實對女孩子真正危險的,不是像我這種吝嗇的有錢人..
          而是明明沒錢卻到處亂花錢並假裝很有錢的人..》
        阿泰如果還不危險,那我就是國家安全局的局長了。
        《好了...今天的機會教育就到此...我現在要去赴C-163-47-33-23-32的約..
          總之..你別問她的名字..“不聽情聖言,失戀在眼前”..懂嗎?..痞子..》
        阿泰唱著“我現在要出征”,然後離開了研究室。
 

        看在阿泰這麼苦口婆心的面子上,我只好聽他的勸。
        因此我一直不知道輕舞飛揚的芳名。
        而她也是一樣,並不問我的名字。
        難道也有個女阿泰?我常常這麼納悶著。
 

        深夜三點一刻已到,又該上工了。
        「痞子...晚安...:)...今天過得好嗎?..」
        其實我的生活是很機械而單純的,
        所以我對生活的要求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只要沒發生什麼倒霉事,那就是很幸運了。
        「痞子...那你今天倒霉嗎?..」
 

        『今天還好,前幾天氣候不穩定,染上點風寒..』
        「痞子...那你好點了嗎?..我很關心的ㄛ!..」
        『早就好了...除了還有點頭痛發燒咳嗽流鼻水喉嚨痛和上吐下瀉外..』
        「痞子...你真的很痞ㄋㄟ...你到底好了沒?..」
        『只要能看到妳,自然會不藥而癒..』
        「:)...」
 

        又是這種全形字的笑臉符號。
        這傢伙,我鼓起勇氣暗示她該討論見面的細節了,她竟然無動於衷。
        『那妳今天過得好嗎?..美麗的輕舞飛揚小姐..』
        輪到我發問了,在網路上聊天時,不能只處於挨打的角色。
        而且我覺得今晚的她,有點奇怪。

        「痞子...其實跟你聊天是我一天中最快樂的時間..」
        她沒頭沒腦地送來這句,我的呼吸突然間變得急促了起來...
        是緊張嗎?好像不是。跟她在一起,只有自然,沒有緊張。
        應該算是有點感動吧!
        我總算是對得起那些因為半夜跟她聊天而長出的痘子們。
        「痞子...所以我很怕見了面後,我們就不會在這麼深的夜堬嶀..」
 

        『姑娘何出此言?..』
        「痞子...你很笨ㄋㄟ...那表示我長得不可愛...怕你失望而見光死..」
        『那有什麼關係?..反正我長得也不帥..』
        「痞子..那不一樣..你沒聽過“郎才女貌”嗎?..你有才我當然也得有貌..」
        『我又有什麼狗屁才情了?..妳不要再混了..見面再說..』
 

        「痞子..你講話有點粗魯ㄛ..我好歹也是個淑女ㄋㄟ..雖然是沒貌的淑女..」
        『狗屁怎會粗魯?..粗的應該是狗的那隻...腿吧!..狗屁只是臭而已..』
        「痞子..你講話好像跟一般正常人不太一樣ㄛ...我真是遇人不“俗”..」
        『幹嘛還好像...我本來就不正常..』
        「痞子..再給我一個見你面的理由吧!..」
        『那還不簡單..妳因為不可愛所以沒有美貌..我則因講話粗魯所以沒有禮貌..
          “同是天涯沒貌人...相逢何必太龜毛”...所以非見面不可..』

        「痞子..好吧!..你挑個時間...:)..」
        『揀日不如撞日...就是今晚七點半..地點輪妳挑..』
        「大學路麥當勞..那堣騆亮..你才不會被嚇到..」
        『OK..但妳要先吃完飯..我不想人財兩失..』
        「痞子..你真的是欠罵ㄛ...」
 

                                                to be continued ......


發信人: jht@bar (痞子蔡), 信區: novel
標  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12)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 Apr 21 03:20:58 1998)
轉信站: bar
 
 

        『我怎麼認妳?...妳千萬不要叫我拿一朵玫瑰花當作信物..』
        拿朵花等個未曾謀面的人,那實在是一大蠢事。
        而且很容易被放鴿子。
        不然張學友幹嘛要唱:“我等到花兒也謝了”?
 

        「我穿咖啡色休閒鞋,咖啡色襪子,咖啡色小喇叭褲,咖啡色毛線衣,
          再背個咖啡色的背包..」
        這麼狠!輸人不輸陣,我也不甘示弱:
        『我穿藍色運動鞋,藍色襪子,藍色牛仔褲,藍色長袖襯衫,
          再背個藍色的書包..』
        除了藍色書包得向學弟借外,其它的裝備倒是沒有問題。

        「痞子..你還是輸了ㄛ..我頭髮也挑染成咖啡色的ㄋㄟ..」
        『妳既然“挑染”..那我只好也“挑藍”色的內褲來穿..』
        「痞子..你少無聊了..輸了就要認..」
        我怎麼可能會輸?
        我真的有一套彩虹系列的內褲,紅澄黃綠藍靛紫,七色俱全。
        因為我是典型的悶騷天蠍座,外表樸素,內在卻豔麗得很。
        而且如果不小心忘了今天是星期幾時,看一下內褲就知道了。
 

        「痞子..你先去收驚一下..待會見囉!..」
        『我會的..那妳是否也該去收驚呢?..』
        「痞子..我倒是不用..因為我本來就對你的長相不抱任何期望..」
        horse's!臨走時還要將我一軍。

        「痞子..我得早點睡..不然睡眠不足會讓我看起來很恐怖..」
        『妳放心好了..如果妳看起來很恐怖,那絕對不是睡眠不足的緣故..』
        大丈夫有仇必報,所以我也回將她一軍。
        「痞子..那我先睡囉!..你也早點睡..:)..」
        『好ㄚ!..我們一起睡吧!..』
        「痞子..你佔我便宜ㄛ!..」
        『非也非也..我所謂的“一起”,是時間上的一起,不是地點上的一起..』
        「不跟你瞎掰了..睡眠不足可是美容的天敵ㄛ..晚安..痞子..」
 

        離了線,本想好好地睡一覺,但翻來覆去,總是睡得不安穩。
        迷迷糊糊中,好像變成“侏儸紀公園”堥滬茬Q迅猛龍追逐的小男孩。
        《痞子..吃中飯了..》
        幸好阿泰及時叫醒我,救了我一命。
 

        『阿泰..我今晚要跟輕舞飛揚見面..有點緊張..吃不下..』
        《痞子..那你更應該吃飽飯..才有力氣逃生..》
        『阿泰..別鬧了..給點建議吧!..』
        《痞子..船在接近岸壁時,由於水波的反射作用,會使船垂直於岸壁..》
        『所以呢?』
        《所以這叫作“船到橋頭自然直”..別擔心..痞子..》
 

        雖然有科學上的佐證,但我仍然是很緊張。
        看看手錶,時間差不多了..
        『阿泰..我要走了..』
        《痞子..call機記得帶..我會罩你的..》
        『我不想帶ㄋㄟ..無論如何..我想跟她好好地聊一聊..』
        《荊軻..你放心地去吧!..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阿泰..你能不能說點好聽的?..』
        《沒問題..我待會去買酒..等你回來喝..》
        『shit!你怎麼知道我一定會失戀?..』
        《痞子..你誤會了..我買酒回來是準備晚上幫你慶功的..》
        雖然知道阿泰是用ㄠ的,不過現在也沒有心情跟他抬槓了...
 

                                                to be continued ......


發信人: jht@bar (痞子蔡), 信區: novel
標  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13)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 Apr 22 00:40:52 1998)
轉信站: bar
 
 

        晚上七點半,這種時間來見從未見過面的人,是非常完美的。
        通常這時大家都已吃完晚飯,所以不必費神去思考到那兒吃的問題。
        不然光是決定吃什麼,就得耗去大半個小時。
        而且重點是,吃飯得花較多的錢。
        對我這種窮學生而言,“兵不血刃”是很重要的。
 

        既然約在麥當勞,那麼等會乾脆直接進去麥當勞。
        兩杯可樂,一份薯條就可以打發。可樂還不必叫大杯的。
        而且也不用擔心吃相是否難看的問題。
        記得阿泰有次和一個女孩子吃排餐,結果那女孩太緊張,
        刀子一切,整塊牛排往阿泰臉上飛去。
        所以第一次見面最好別吃飯。如果一定要吃飯,也絕不能吃排餐。
        萬一雙方一言不合,才不會有生命的危險。

        「痞子...你來得真早..」
        當我正在發呆時,有個女孩從背後輕輕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雖然早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我仍然被眼前的這位女孩所震驚。
        如果不是她的咖啡色穿著,和叫我的那一聲痞子。
        我會以為她只是來問路的。
 

        在今天以前,我一直以為美女只存在於電視和電影中,
        或是在過馬路時,匆匆地與你擦身而過。
        而她,真的是很美。
        有些女孩的美麗,是因人而異。換言之,你認為美的,我未必贊同。
        但我肯定沒有人會質疑這個女孩子的美麗。
 

        我沒有很高的文學造詣,所以要形容一個非常美麗的女子時,
        就只有閉月羞花、沉魚落雁、國色天香和傾國傾城之類的老套。
        只怪我是學工程的,總希望美麗是可以公式計算或用儀器測量。
        但美麗畢竟只是美麗。
        美麗是感性,而不是理性。

        在成大,故老相傳著一句話:“自古紅顏多薄命,成大女生萬萬歲”..
        如果一個女子的壽命真的跟她的美貌成反比的話,
        那麼輕舞飛揚一定很短命。
        這麼美麗的女子,是不應該和我的生活圈子有所交集。
 

        也許是所謂的“物極必反”吧!
        正因為我極度被她的美麗所震驚,所以我反而變得很平靜。
        『吃過飯了吧!?...我們進去麥當勞堶惘A聊..』
        「痞子..你果然高桿ㄛ..這樣不失為省錢的好方法..」
        被她洞悉我的用心,我只好傻笑著裝出一付無辜的樣子。
 

        看在她這麼美麗的份上,可樂只好點大杯的,薯條也叫了兩份。
        「痞子..這次你請我..下次我讓你請..」
        開玩笑,我當然聽得出來她在佔我便宜。
        但我高興的是,她說了“下次”。
        那表示還會有下次。我不由得感到一股興奮。
 

        「痞子..你信教嗎?..我是虔誠的基督徒,不介意我禱告吧!..」
        『我是拿香拜拜的..不算信教..但我可以陪妳禱告..』
        「痞子..你不要學梁詠琪的廣告說:“希望世界和平”ㄛ..」
        『當然不會..我要為我皮包中陣亡的一百元鈔票祈禱..希望它能安息..』
        「呵呵...痞子..你真的是很小氣ㄋㄟ..」
        我第一次聽見她的笑聲,清清脆脆的,像炸得酥脆的麥當勞薯條。
 

        「痞子..你看到我後..是不是很失望呢?..」
        看到美女如果還會失望,那看到一般女孩不就絕望得想跳樓?..
        『妳為什麼會覺得我該失望?..』
        「因為我跟你說過我長得不可愛ㄚ!..所以你看到我後..一定很失望..」
        原來她拐彎抹角地,就是想暗示說她長得其實是很可愛的。
 

        『那為什麼妳要騙我說妳長得並不可愛呢?..』
        「痞子..我只說我不可愛..我可沒說我不漂亮..」
        這小姑娘說話的調調竟然跟我好像。
        只可惜她太漂亮,不然當個痞子一定綽綽有餘。
        「痞子..你也長得很斯文ㄚ!..不像你形容地那樣不堪入目..」
        斯文?這種形容詞其實是很混的。
        對很多女孩子而言,斯文的意思跟呆滯是沒什麼兩樣的。
 

                                                to be continued .....


發信人: jht@bar (痞子蔡), 信區: novel
標  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14)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 Apr 23 03:04:19 1998)
轉信站: bar
 
 

        我開始打量著坐在我面前的這位美麗的女孩。
        美麗其實是一種很含糊的形容詞...因為美麗是有很多種的。
        也許像冷若冰霜的小龍女;也許像清新脫俗的王語嫣。
        也許像天真無邪的香香公主;也許像刁蠻任性的趙敏。
        也許像聰慧狡黠的黃蓉;也許像情深義重的任盈盈。
        但她都不像。
        幸好她都不像,所以她不是小說中的人物。
        她屬於現實的生活。
 

        第一眼看到她時,我就被她的臉孔勾去了兩魂,被她的聲音奪走了六魄。
        只剩下一魂一魄的我,根本來不及看清楚她身材的高矮胖瘦。
        如今我終於可以仔細地端詳她的一切。
        她很瘦,然而並非是弱不禁風的那種。
        她的膚色很白...由於我沒看過雪,因此也不敢用“雪白”這種形容詞。
        但因為她穿著一身咖啡色,於是讓我聯想到鮮奶油。
        所以她就像是一杯香濃的咖啡。
 

        她現在坐著,我無法判斷她的身高。
        不過剛剛在點餐時,我看著她的眼睛,視線的俯角約20度..
        我們六隻眼睛(我有四隻)的距離約20公分..
        所以我和她身高的差異約=20*tan20度=7.3。
        我171...因此她約164..
        至於她的頭髮,超過肩膀10公分,雖還不到腰,但也算是很長了。
        等等...她不是說頭髮已經挑染成咖啡色了...為何還是烏黑亮麗?

        『妳的頭髮很黑ㄚ!..那埵閉D染成咖啡色的呢?..』
        「痞子..挑染也者,挑幾根頭髮來染一染是也..因為我覺得好玩..
          所以我自己染了幾根頭髮來意思意思..你覺得好看嗎?..」
        她把頭髮輕輕撥到胸前,然後指給我看..
        的確是“萬黑叢中一點咖啡”。
        而且美女畢竟是美女,連隨手撥弄頭髮的儀態也是非常撩人。
        『當然好看..妳即使理光頭,也是一樣明豔動人..』
        「呵呵..痞子..別太誇獎我..我會驕傲的..」
 

        我又聽見了她的笑聲。
        古人常用“黃鶯出谷”和“乳燕歸巢”來形容聲音的甜美。
        但這兩種鳥叫聲我都沒聽過,所以用來形容她的聲音是不科學的。
        還是脆而不膩的麥當勞薯條比較貼切。
        她的笑聲,就像沾了蕃茄醬的薯條,清脆中帶點酸甜。

        『妳為何會偏愛咖啡色呢?..』
        「因為我很喜歡喝咖啡ㄚ!..我最愛喝的就是曼巴咖啡..」
        『我也常常喝咖啡..但我不懂“曼巴”是什麼?..』
        「曼巴就是曼特寧咖啡加巴西咖啡嘛!..笨痞子..」
        『哦..原來如此..那藍山咖啡加巴西咖啡不就叫做“藍巴”?..』
        「呵呵..痞子..你在美女面前也敢這麼痞..我不禁要讚賞你的勇氣..」
 

        『妳穿著一身咖啡色..不會覺得很奇怪嗎?..』
        這是我最大的疑問。如果不知道謎底,我一定會睡不著覺。
        總不至於愛喝咖啡就得穿一身咖啡色吧!?..
        如果照這種邏輯,那愛喝西瓜汁就得一身紅;愛喝綠茶就得一身綠...
        那愛喝汽水的,不就什麼顏色的衣服都不用穿了?
 

        「痞子...你聽過“咖啡哲學”吧!?..」
        『這是一家連鎖咖啡店..我當然聽過..』
        「此哲學非彼哲學也...我的穿著就是一套咖啡哲學..閣下想聽嗎?..」
        『有...有話請講...在下願聞其詳..』
        差點忘了對方是個美女,趕緊把“有屁快放”吃到肚子..
 

        「即使全是咖啡..也會因烘焙技巧和香、甘、醇、苦、酸的口感而有差異..
          我的鞋襪顏色很深,像是重度烘焙的炭燒咖啡...焦、苦不帶酸..
          小喇叭褲顏色稍淺,像是風味獨特的摩卡咖啡...酸味較強..
          毛線衣的顏色更淺,像是柔順細膩的藍山咖啡...香醇精緻..
          而我背包的顏色內深外淺,並點綴著裝飾品,則像是Cappuccino咖啡..
          表面浮上新鮮牛奶,並撒上迷人的肉桂粉...既甘醇甜美卻又濃郁強烈..」
 

        我愣了半晌,說不出話來。
        我不禁再次打量著坐在我面前的這位美麗的女孩。
        在今晚以前,她只不過是網路上的一個遊魂而已。只有ID,沒有血肉。
        如今她卻活生生地坐在我面前,跟我說話,對我微笑,揭我瘡疤。
        直到此刻,我才有作夢的感覺。
        或者應該說是打從在麥當勞門口見到她時,我就已經在作夢了。
        只是現在我才發覺是在夢境堙C
 

                                                to be continued ......


發信人: jht@bar (痞子蔡), 信區: novel
標  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15)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 Apr 24 00:41:32 1998)
轉信站: bar
 
 

        「呵呵..痞子..你又當機了嗎?..你idle了好久ㄛ..」
        又不是在網路上,當什麼機?..不過她的笑聲倒是又把我拉回了現實。
        『我在思考一個合適的形容詞來讚美妳的冰雪聰明..』
        「狗腿也沒有用ㄛ!..輪到你說你一身藍色的原因..不然你就要認輸..」
        認輸?..開什麼玩笑,蔡某人的字典堥S有這兩個字。
 

        藍色的確是我的最愛,但怎麼掰呢?
        她剛剛的那套“咖啡哲學”掰得真好,看來她的智商不遜於她的外表。
        既然她以哲學為題,那我乾脆用力學接招吧!
        「因為我唸流體力學,而水流通常是藍色的,所以我喜歡藍色...」

        『然後呢?..Mr. 痞子...不要太逞強ㄛ!..輸給美女又不是件丟臉的事..
          而且“英雄難過美人關”..不是嗎?..』
        她輕輕咬著吸管,似笑非笑地看著我..
        這招夠毒...如果我過了這關,就表示我不是英雄;
        但過不了這關,縱然是英雄,也只是個認輸的英雄。
        管他的..反正我只是個痞子,又不是什麼英雄好漢..
 

        「即使全是水流..也會因天候狀況和冷、熱、深、淺、髒的環境而有差異..
          我的鞋襪顏色很深,像是太平洋的海水...深沉憂鬱..
          牛仔褲顏色稍淺,又有點泛白,像漂著冰山的北極海水...陰冷詭譎..
          襯衫的顏色更淺,像是室內游泳池的池水...清澈明亮..
          而我書包的顏色外深內淺,並有深綠的背帶,就像是澄清湖的湖水..
          表面浮上幾尾活魚,並有兩岸楊柳的倒影...既活潑生動卻又幽靜典雅..」
 

        這次輪到她當機了。
        看到她也是很仔細地打量著我,我不禁懷疑她是否也覺得在作夢?
        但我相信我的外表是不足以讓她產生作夢的感覺。
        即使她也同時在作夢,我仍然有把握我的夢會比她的夢甜美。

        「呵呵..痞子..算你過關了..」
        『過關有獎品嗎?..要不然獎金也可以..』
        「當然有獎品ㄚ!..我不是正在對你微笑嗎?..」
        『這的確是最好的獎品..但太貴重了..我也笑幾個還妳..』
        「痞子..美女才能一笑傾城..你笑的話,可能只會傾掉我手中的這杯可樂..」
        ※&@#☆....
 

        「痞子..我唸外文..你呢?..」
        『弟本布衣,就讀於水利..茍全成績於系上,不求聞達於網路..』
        「痞子..你幹嘛要學諸葛亮的“出師表”?..」
        『我以為這樣會使我看起來好像比較有學問..』
        「幹嘛還好像..你本來就很有學問ㄚ!..」
        沒想到她竟開始學起我說話的語氣..
        但同樣一句很機車的話,為什麼由她說來卻令人如此舒服?

        「痞子..我3月15出生,是雙魚座..你呢?..」
        『我11月13出生,是天蠍座..問這幹嘛?..』
        「我只想知道我們合不合嘛!..」
        『天底下沒有不合的星座..只有不合的人..』
        「痞子..夠酷的回答..讓我們為這句話痛快地乾一杯吧!..」
        她舉起盛著可樂的杯子,學著武俠小說的人物,作勢要乾杯...
 

        看到一個活潑可愛的女孩子,學男人裝豪邁,是件很好玩的事。
        所以我也舉起同樣盛著可樂的杯子,與她乾杯。
        也因此我碰到了她的手指。
        大概是因為可樂的關係吧!..她的手指異常冰冷。
        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她。
        然後在我腦海堸{過的,是“親密”兩個字。
 

        為什麼是“親密”?..而不是“親蜜”?
        蜜者,甜蜜也。..密者,秘密也。
        如果每個人的內心,都像是鎖了很多秘密的倉庫。
        那麼如果你夠幸運的話,在你一生當中,
        你會碰到幾個握有可以打開你內心倉庫的鑰匙。
        但很多人終其一生,內心的倉庫卻始終未曾被開啟。
 

        而當我接觸到她冰冷的手指時,我發覺那是把鑰匙。
        一把開啟我內心倉庫的鑰匙...
 

                                                to be continued ......


發信人: jht@bar (痞子蔡), 信區: novel
標  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16)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 Apr 27 13:59:43 1998)
轉信站: bar
 
 

        「痞子..那你平常做何消遣?..」
        『除了唸書外..大概就是電視電影和武俠小說而已..』
        「你都看那種電影?..」
        『我最愛看A片..』
        「痞子..美女也是會踹人的ㄛ..」
        『姑娘誤會了...A片也者..American片是也..A片是簡稱..』
 

        「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們下次一起去看A片吧!..」
        大概她的音量有點大..所以隔壁桌的一對男女訝異地望著我們..
        而她也自覺失了言..聳了聳肩膀..吐了吐舌頭..
        「痞子..都是你害的..」
        真是的..自己眼睛斜還怪桌子歪..

        「那你都不聽音樂會?..或歌劇、舞台劇之類的?..美術展也不看?..」
        『聽音樂會我會想睡覺..歌劇和舞台劇我又看不懂..
          美術展除非是裸女圖,不然我也不看..而且如果要看裸女,
          PLAYBOY和PENTHOUSE埵h的是..既寫實又逼真..何必去看別人用畫的..』
 

        「痞子..你真老實ㄛ..你不怕你這樣說我會覺得你沒水準?..」
        『子曰:“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不懂就不懂..幹嘛要裝懂?..
          更何況既然說是消遣..當然愈輕鬆愈好..又不是要用來提高自己的水準..』
 

        「痞子..你真的是所謂的“一言九頂”ㄛ...我講一句..你頂九句..」
        『哦..那我應該如何?..』
        「你應該開始學著欣賞音樂會..還有歌劇和舞台劇..以及美術展..」
        『幹嘛?..』
        「這樣我下次才有伴可以陪我去看ㄚ!..」
        會的..為了妳,我會學習的。
        我在心堻o麼告訴我自己...

        「痞子..我們下次也一起喝咖啡..好嗎?..」
        『等等...妳今天說了很多“下次”ㄛ..那下次我們到底是吃飯?..看A片?..
          聽音樂會?..看歌劇舞台劇或美術展?..還是喝咖啡?..』
        「呵呵..對ㄏㄡ..我怎麼也學李登輝一樣亂開支票...這樣吧!..讓你選..」
        『單選題還是複選題?..』
 

        「痞子..你想得美唷!..只能選一樣..」
        『那看A片好了..』
        「痞子..你應該選擇聽音樂會的..因為聽完音樂會後..我會想喝杯咖啡..
          喝完咖啡後精神很好..就會想看場電影..看完電影後肚子餓了..
          就會想吃飯...唉!..我實在為你覺得相當惋惜..」
        怎麼會惋惜?..我倒覺得很慶幸..
        不然一下子做了這麼多事..我皮包堛漱T軍將士不就全軍覆沒了?..

        「哇!..慘了..快12點了..我得趕快走人了..」
        她看一下手錶,然後叫了起來..
        『妳該不會住在學校宿舍吧!?..如果是的話..已經超過11點半了ㄋㄟ..』
        「我在外面租房子..所以不擔心這個..」
        『那妳擔心什麼?..擔心我會變狼人?..今晚又不是滿月..』
        「痞子..“仙履奇緣”堛漲ワh娘到了午夜12點..是會變回原形的..」
        『那沒關係..妳留下一隻鞋子..我自然會去找妳..』
        「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只好...」
        她竟然真的彎下身去...不過她卻是把鞋帶綁得更緊一點..
 

        推開了麥當勞大門,午夜的大學路,變得格外冷清..
        『妳住那?..我送妳..』
        「就在隔壁的勝利路而已..很近..」
        走著走著..她在一輛腳踏車前停了下來..
        不會吧!?...連腳踏車也是咖啡色的!..
        「咖啡色的車身..白色的座墊..像是溫合的法式牛奶咖啡..
          這是最適合形容柔順浪漫的雙魚座個性的咖啡了..痞子..輪到你ㄠ了..」
 

        她竟然還留這麼一手..難怪人家說“最毒婦人心”。
        不過..天助我也..因為我的機車是一輛老舊破爛的藍色野狼。
        『藍色的油缸..黑色的座墊..像是漂滿油污的高雄港海水..
          這是最適合形容外表涼薄內心深情的天蠍座個性的水了..』
 

        「痞子..恭喜你..你可以正式開始約我了..」
        到了她家樓下..她突然說出這句讓我感到晴天霹靂的話..
        “晴天霹靂”原本是不好的形容詞..但因為我愛雨天,所以霹靂一下反而好。
        『明天下午一點..這堥..我的老規矩..妳先吃完飯..』
        「OK..沒問題..我的老規矩..你請客..」
 

        她轉身打開了公寓大門..然後再回頭對我傾城一笑..
        我抬起頭..看到四樓由陰暗轉為明亮..
        我放心地踩動我的藍色野狼..離開了這條巷子...
 

                                                to be continued ......


發信人: jht@bar (痞子蔡), 信區: novel
標  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17)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 Apr 30 14:46:48 1998)
轉信站: bar
 
 

        我精神恍忽地回到系館,爬到位於三樓的研究室。
        今天才知道,一樓到三樓,共有53階樓梯..
        坐在pc前,凝視著空白的螢幕,腦海埵P樣也是一片空白...
        我所受到的訓練,只是教我如何分辨亞臨界流和超臨界流..
        至於現實與夢境之分,我不曉得該用那條方程式去判斷..
 

        《荊軻!..荊軻你竟然還能活著回來!?...秦王的頭呢?..》
        幸好是看到阿泰,我終於知道我現在不是在夢境..
        因為我沒那麼倒霉..阿泰這傢伙是不可能出現在我的夢境堛滿C
        《唉!..可憐的痞子..你一定是“驚豔”了..被她的外表嚇死了吧!..》
 

        『嘿嘿..阿泰..我的確是驚豔..不過是驚喜的驚..而非驚恐的驚..』
        阿泰突然放下手中的兩瓶麒麟啤酒,露出懷疑的眼神..
        《真的假的?..那豈不是一朵鮮花插在..》
        我暗運內力,準備當聽到“牛糞”兩個字時,給他一記降龍十八掌..
        《插在一個高雅的花瓶中..果真是英雄美女..才子佳人..相得益彰ㄚ!..》
        阿泰果然了得..雖然有張毒辣的嘴巴,但同時還有靈敏的反應..
 

        《痞子..說說看..長得如何?..什麼系的?..》
        『她唸外文..至於長相..大概可以讓你的六宮粉黛無顏色..』
        《不可能吧!?..自從小萍那一屆畢業後..外文系已經每下愈況,後繼無人了..
          而且在我的轄區內..怎麼可能會有我不認識的美女?..》
 

        『阿泰..我想你已經老了..“江山代有美女出,各領風騷好幾年”..
          美女這東西..就像“長江後浪推前浪”一樣..一浪接著一浪..數不完的..』
        《說得也是..不過我實在不相信成大女生的浪會有多高..》
        說真的..我也不相信..套句我的專業術語..成大女生可以“碎波”來形容。
        所謂的碎波就是波浪由深海傳遞至淺海時,由於水深變淺所導致..
        因為成大的水深太淺了..所以可算是有名的“碎波帶”..
 

        《不過美女也實在夠慘..俗話說:“癡漢偏騎良馬走,巧妻常伴拙夫眠”..
          由此觀之..紅顏果真薄命也..》
        『阿泰..人家說我有才氣ㄋㄟ..我們這算是名符其實的“郎才女貌”..』
        《痞子..這是應酬的場面話..不要太當真..你又不是我,怎麼會有才氣?..
          照我看來..你們算是“Beauty and Beast”..現實生活版的美女與野獸..》
        『我是Beast...那你呢?..』
        《我比你少一個a...所以我是Best..》
 

        阿泰竟然處處跟我作對,看來他今晚的約會一定是刀光劍影..
        『阿泰..你今天的約會很慘ㄏㄡ!?..』
        《喔..你是說B-161-48-34-25-33這個女孩嗎?..我挨了她一個巴掌..》
        『哈哈哈!..你一定是未經許可,就想吻她..所以才挨打吧!?..』
        《不是的..是我得到了她的允許..卻還不肯吻..》
        ※&@#☆....【註】:這句話即是所謂的十元買早餐,八元買豆干..
        《我是說真的..因為我不喜歡她口紅的顏色..》
        哇ㄌㄟ...連口紅顏色也挑..太挑食了吧!
        難怪很多人常感嘆這世間有些人一無所有..有些人卻得到太多..
 

        《痞子..俗話說:“千軍易得,一將難求”..又說:“兵貴精不貴多”..
          所以你算是好狗運..比我幸運多了..》
        『可是我覺得我沒辦法搞定她ㄋㄟ..她有點古靈精怪..常喜歡考我..』
        《痞子..你沒聽說過:“將在謀不在勇”嗎?..雖然你無勇無謀..
          但有我這個智勇雙全的人幫你..你放心好了..不要擔心我的能力..》
        我擔心的..不是你的能力..而是你的個性..
 

        《痞子..別開玩笑了..“朋友妻,不可欺”..我會是那種人嗎?..》
        你是那種覺得“朋友妻,不欺,朋友會生氣”的那種人。
        《痞子..別鬧了..快告訴我..還發生了什麼事?..》
        不知道ㄋㄟ..反正就是聊天嘛!..還能幹嘛?..
        《那她有沒有罵你?..》
        她幹嘛罵我?..我一不油腔滑調..二不毛手毛腳..又不像你..
        《痞子..那你要走的路還很長ㄛ!..》
        是嗎?..我又不是變態,為什麼一定要挨罵才會痛快呢?..
 

        《痞子..你有沒有聽過“愛之深,責之切”這句話?..》
        『阿泰..有屁就快放..別老是翹起屁股,然後停頓下來..』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當一個女孩子愛你愈“深”時..
          她責備你時就愈會咬牙“切”齒..》
        那怎麼辦?..她今天一直在笑ㄋㄟ..除了我講A片時..她稍為瞪我一下..
        《那還好..聊勝於無..有瞪總比沒瞪好..》
 

        我沒有告訴阿泰..即使她瞪著我..
        我仍然覺得她的眼神堙A滿是笑意...
 

                                                to be continued ......


發信人: jht@bar (痞子蔡), 信區: novel
標  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18)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 May  5 15:58:44 1998)
轉信站: bar
 
 

        《痞子..既然你沒什麼失戀的感覺..那啤酒就不用喝了..》
        其實這是我跟阿泰之間的默契,酒確實是失戀時的天敵。
        但是失戀程度應該和酒精濃度成反比..亦即愈是失戀..喝的酒愈淡..
        不然當你失戀時是很容意酗酒的..喝太多烈酒豈不傷心傷肝又傷身?
        所以我常喝酒精濃度最淡的生啤酒...但特殊日子不在此限..
        因此中國情人節失戀時可喝高粱..西洋情人節失戀時則喝XO..
 

        《痞子..我們改喝SUNTORY的角瓶威士忌吧!..》
        『那這兩瓶麒麟啤酒呢?..』
        《先冰著..反正過兩天你大概就可以喝了..》
        『shit!..你那麼有把握我一定會失戀?..』
        《痞子..我是就事論事..不是做人身攻擊..我實在找不出你不失戀的理由..》
 

        阿泰倒了兩杯SUNTORY..金黃色的威士忌..跟他襯衫的顏色好像..
        『像太陽般金黃色的酒漿..有稜有角的冰塊和酒杯..
          這是最適合形容樂觀開朗,正直坦率的射手座個性的酒了..』
        《痞子..你腦袋秀逗了嗎?..》
        『sorry!..我這是被輕舞飛揚訓練出來的反射動作..
          看到有顏色的飲料,就得聯想到星座特質..』
 

        《痞子..那輕舞飛揚是屬於什麼型的?..B?..C?..H?..N?..or T?..》
        『都不像ㄋㄟ..她比較像S型..』
        《又不是考汽車駕照..那來的S型?..》
        『聰明慧黠型..英文叫smart..所以是S型..』
        《痞子..不會分類就不要亂分..你如果說是S型..人家會以為是sexy..》
        人家?..大概只有你這種思想邪惡的人吧!?..
 

        『阿泰..明天我要和她去看電影ㄋㄟ..有沒有什麼好片?..』
        《問我就對了..最近剛上映的“鐵達尼號”..已經造成轟動了..
          而且這部片子也變成另一種判斷性別的指標了..》
        『判斷性別?..你在扯啥?..』
        《痞子..最近流行一句話..看鐵達尼而不哭泣者,其人必不是女的..》
        不會這麼誇張吧!?..我怎麼都沒聽過?..
 

        《痞子..你不是江湖中的人物..所以這種事你是不會知道的..
          “鐵達尼號”我已經看了三遍..當然是跟三個不同的女孩子..
          包括今晚的B-161-48-34-25-33..昨晚的C-163-47-33-23-32..
          還有上星期的T-160-43-32-24-32..她們的第一志願就是“鐵達尼號”..》
        『好看嗎?..』
        《女主角胖了一點..尤其是腰部..不過胸部還不錯..臀部也頗具風味..》
        『我是問你電影情節..你扯女主角的身材幹嘛?..』
        《喔!..抱歉..我日本AV片看太多了..而AV片的好看與否..跟情節是無關的..
          只跟女演員的身材好壞..長相美醜..與叫聲大小有密切相關..
          所以淺倉舞、飯島愛、憂木瞳和白石瞳才會那麼有名..》
 

        『阿泰..快告訴我電影情節..別再扯一些有的沒的..』
        《好像就是一艘船..撞到了冰山..然後開始沉沒..有的人大呼小叫逃難..
          有的人處變不驚演奏音樂..還有人很倒霉地被銬在船艙..
          然後男主角沉到海底..女主角Rose被救起..還一直活到90幾歲..》
        『那為什麼女孩子看完後就會流眼淚呢?..』
        《我也不知道..當男主角Jack鬆開了手..沉入冰冷的海底時..
          電影院奡N開始哀鴻遍野...》
        Jack?..竟然跟我的英文名字一樣..
        看來我以前的暱稱叫“深情的Jack”的確有先見之明..
 

        『阿泰..那你都不會覺得心痛嗎?..』
        《當然會ㄚ!..當老Rose把那顆“海洋之心”丟到海堮..我的確很心痛..》
        跟阿泰這種人討論藝術..我可算是自取其辱了..
        《不過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她們看完電影後..一定會問我相同的問題..
          那就是:“If I jump,Do you jump?”..》
        是嗎?..問這種問題,不會太無聊嗎?..
        《痞子..女孩子最喜歡問這種假設性的問題..但卻要求得到肯定性的答案..》
        那怎麼辦?..如果照實回答..豈不自尋死路?
        《不會ㄚ!..我都會回答說:“答案是肯定的”..》
        你少唬我..照這種跳法..你不是早就得世界跳水冠軍?..
 

        《痞子..我只說答案是肯定的..我又沒說肯定會..還是肯定不會..
          我才沒那麼傻ㄌㄟ..如果她jump..我當然“肯定”不會跳..》
        『阿泰..你又在混了..』
        《痞子..所以我說你要走的路還很長..
          這種簡單明瞭的回答,包含了多少人生的哲理與情場的智慧..
          舉例來說..如果有一天女孩子問你:“你會不會永遠只愛我一個?”時..
          一句“當然”就可應付過去了..但到底是當然會..還是當然不會..
          就只有你自己心堛器D..》
 

        『萬一她很聰明..繼續問你:“當然會?..還是當然不會?”時..怎麼辦?』
        《痞子..這種聰明的女孩子太少了..說得上是可遇而不可求..
          不過如果她真的這樣問..你還是可以回答:“當然會”..》
        『那豈不是撒謊了?..』
        《笨蛋..你心媟Q的是:“我當然會不只愛妳一個”..
          這就是所謂的“返璞歸真”..到了這種境界..
          你便不需要任何甜蜜動聽的謊言..也能夠達到欺敵的效果了..》
 

                                                to be continued ......


發信人: jht@bar (痞子蔡), 信區: novel
標  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19)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 May 10 21:04:13 1998)
轉信站: bar
 
 

        跟阿泰喝完酒,也已經快深夜三點了。
        不禁又開始回想起今晚和輕舞飛揚見面時的細節..
        幸好我沒有寫日記的習慣,不然今晚發生的一切..我真不知道該如何下筆?
        要不是剛剛碰到阿泰的話..這樣的夜,就可以叫做完美。
        然而進展地如此順利,卻反而令我不安..
        孟子有云:“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也許我和輕舞飛揚間,只是一種“迴光返照”的現象..
 

        研究室窗外的那隻野貓,又開始叫了..
        雖然聲音低沉了許多,但仍然是三長一短..看來這隻野貓也是很有原則的..
        不過牠今天的喉嚨大概出了點狀況..
        我想我應該拿瓶京都念慈庵川貝枇杷膏給牠潤喉一下..
        而且還是那種有孝親圖樣的正牌枇杷膏。
        以前我總是依賴牠當我的鬧鐘,以便準時在三點一刻上線..
        後來慢慢地不再需要牠了..
        因為時候一到..我的精神總是特別興奮和抖擻..
        如果有天沒在深夜三點一刻的網路上碰到輕舞飛揚..我一定會渾身不對勁。
 

        聽說這種情形在心理學上,叫做“制約反應”。
        所以我想,我大概是被輕舞飛揚“制約”了..
        而那隻野貓,也許也是被其她的性感野貓們所制約。
        於是時間一到..牠開始Call Spring..我也打開pc,上了線...
 

        「痞子..晚安ㄚ!..今天累嗎?..」
        說我不驚訝是騙人的..說我不累也是騙人的..
        尤其在心情像是坐了一次雲霄飛車後..加上酒精的催化..我只想好好睡一覺..
        如果不是我已經被她制約了..我是絕對不會在這時候還上線的..
        而她為什麼也在這時候上線?..她不累嗎?..難道她也被我“制約”了?..
 

        『好久不見了..妳好嗎?..』
        「痞子..你又吃錯藥了..我們才分別3個小時而已ㄚ!..:)..」
        古人有“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之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
        那我們大概有3*365/8≒137天沒見..當然可以算很久了..
 

        「呵:)..痞子..那你想我嗎?..」
        『A.想 B.當然想 C.不想才怪 D.想死了 E.以上皆是..The answer is E..』
        「如何想法呢?..」
        『A.望穿秋水不見伊人來 B.長相思,摧心肝 C.相思淚,成水災
          D.牛骨骰子鑲紅豆--刻骨相思 E.以上皆是.. The answer is still E..』
        「呵呵..:)...」
        看來她真的也累了..
        雖然“呵”是笑聲,但此時我卻覺得她在打“呵”欠..
 

        「痞子..我們會“見光死”嗎?..」
        其實網友一旦見了面後,結局通常都很悲慘..
        就像阿泰一樣..如果不甚滿意..就會把她們從好友名單中剔除..
        免得日後在線上碰到..觸景傷情..所以乾脆來個眼不見為淨..
        如果對方先送Message來問好..阿泰就會說要去上課了、要去吃飯了、
        要跟朋友去玩了、要去睡覺了...然後手忙腳亂地離線..
        這就是所謂的“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之逃難法..
        要不然就會說:“真可惜..難得又遇上妳..奈何造化弄人..事與願違..
        現有俗事纏身..不得不走耳..只得灑淚而別..抱憾而歸..肝腸寸斷矣”..
        這就是所謂的“睜眼說瞎話”之逃難法..
 

        「為什麼網路和現實總會有那麼大的差異呢?..」
        因為在網路上,妳根本無法看到對方的表情..聽到對方的語氣..
        所以只好將喜怒哀樂用簡單的符號表示..
        例如笑臉符號就有“:)”、“^_^”、“:P”、“^O^”..等等。
        但如果喜怒哀樂真能用符號表示的話,就不會叫做喜怒哀樂了..
        換言之..當對方送來任何一種笑臉符號時,誰又能把握他正在笑呢?..
        也許他心堜窱菕孜R賣不成仁義在”的心態,跟妳應酬個幾句..
        因此對陌生的兩個人而言,網路有時只能縮短認識的時間而已..
        未必能拉近彼此的距離..
 

        「痞子..網路上的我..跟現實的我..會有很大的差異嗎?..」
        網路就像一層很安全的防護罩,不僅遮蔽了風雨,但同時也擋住了陽光..
        隔著這層防護罩去觀察一個人,當然會有誤差..
        但對於妳..輕舞姐姐..或是飛揚妹妹..我卻沒有隔著防護罩看人的感覺..
        或者應該說是..妳根本沒有這層防護罩。
        現在妳若送來半形符號“:)”..我彷彿就能看見妳微微揚起的嘴角..
        妳若送來全形符號“:)”..我彷彿就能看見妳滿是笑意的眼神..
        妳若送來“呵”..我彷彿就能聽見妳那像麥當勞薯條的笑聲。
        所以網路不僅縮短了我們認識的時間..更拉近了我們之間的距離..
 

                                                to be continued ......


發信人: jht@bar (痞子蔡), 信區: novel
標  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20)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 May 11 02:36:04 1998)
轉信站: bar
 
 

        「痞子..我很希望你現在不是彷彿..而是根本就能看到我對你的微笑..」
        是ㄚ!..我現在也很想看到妳的微笑..
        不過這也是網路上的另一特點:雖然迅速,但並不完美..
        而且如果現在真能看到妳..我又要被妳美麗的外表所蒙蔽..
        於是不得不狗腿一番..
        倒不如像現在一樣..隔著螢幕..然後仔細去品味另一種形式的妳..
 

        「痞子..為什麼你一看到我..就得稱讚我的外表呢?..
          難道你不怕我會因此而覺得你很膚淺嗎?..」
        這那有為什麼..看到美女便稱讚是屬於男人的反射動作..不受大腦所控制..
        我當然知道這有拍馬屁之嫌..奈何我笨拙的頭腦無法阻止我靈活的嘴巴..
        一旦我的眼睛接觸到美麗的形象而傳遞到大腦..
        在大腦尚未下達指令是否該讚美時..我的嘴巴就已經決定先斬後奏了..
        這叫“嘴在外,腦命有所不受”的道理..
        也叫“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而且與其不講讚美妳的話而讓我覺得昧著良心..
        倒不如講真話讚美妳而讓妳覺得我很膚淺..
        這也是另一種形式的“兩害相權取其輕也”的道理...
 

        「痞子..可以了ㄛ!..我會被你訓練得愈來愈驕傲ㄋㄟ..」
        『沒辦法..這是孟子教我的..“余豈好讚美哉..余不得已也”..』
        「痞子..別再三八了..」
        『好吧!..今天的讚美就到此為止..輪到妳讚美我了..』
        「痞子..與其講假話讚美你而讓你覺得我很膚淺..
          倒不如不講讚美你的話而讓我覺得對得起良心..
          這也叫“兩害相權取其輕也”的道理..」
        現世報來得真快..
        原來網路上果真什麼都迅速..連報應都來得特別地快..
 

        「痞子..其實在網路上我反而更可以看清楚你真正的模樣..
          也就是說..I see you true color..」
        『“I see you true color ”?..這句話的意思是..“我看你真色”?..
          妳真的覺得我很“色”嗎?..』
        「痞子..你的英文要加強了..這是辛蒂露波的一首英文歌..
          true color 的意思是真正的你..而不是說你真色..」
        喔!..原來如此..嚇我一跳..
        在外文系女孩的面前得注意自己的英文程度..
        就像在水利系男孩的面前得記住要節約用水..
 

        「痞子..那你能用一句話形容我的外表以及你對我的感覺嗎?..」
        『很簡單..就是“嬌豔欲滴”..』
        「小女子才疏學淺、資質駑鈍..願聞其詳..」
        『因為妳“嬌豔”如花..於是我口水“欲滴”..所以是“嬌豔欲滴”..』
        「呵呵:)..痞子..我會讓你害得睡不著覺..」
        對ㄏㄡ..差點忘了明天還有約..不能像平常一樣逗她..
        該讓她睡了..
 

        『妳該去睡了ㄛ!..』
        「再一下下就好..而且你還沒告訴我..你累了嗎?..」
        『還好..有點累..那妳呢?..』
        「我好累ㄋㄟ..不過沒上線跟你說晚安的話..我真的會睡不著..」
        『me too..』
        既然雙方都很累了..為什麼還要做這種無聊的事?..
        躺下去睡覺不是很好?..何苦一手打鍵盤,一手打呵欠?..
        我和她也許是同時想到了這層道理..所以接下來是一陣沉默..
 

        「痞子..明天我們看那部電影呢?..」
        『到時再說..反正重點是跟誰看..而不是看那片..』
        阿泰的名言..稍微修改一下..還是很好用的..
        「痞子..那你明天騎車小心點..我會在樓下等你..」
        『OK..衝著妳這句話..我會小心的..那妳爬樓梯也要小心點..』
        「痞子..別再無聊了..明天見囉!..晚安..:)..」
        『Good night..See you later..So long..Bye-bye..晚安..Sayonara..
          卡早睡卡有眠..』
 

                                                to be continued ......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