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巾(1)             圍巾(2)             圍巾(3)             圍巾(4)             圍巾(5)             圍巾(6)
圍巾(7)             圍巾(8)             圍巾(9)             圍巾(10)           圍巾(11)           圍巾(12)...OVER


 圍 巾  (1)

                                ※ 圍 巾 ※
                                                        written by jht.

        今年耶誕,薇要遠嫁香港。
        為了參加薇的婚禮,我翻箱倒櫃尋找那件第一次當伴娘時所穿著的禮服。
        在衣櫥上面的角落堙A我突然看到了一個紅漆木盒。
        已經有五年了吧!我從未開啟它。
        如今,按捺不住心中的那股激動,我終於打開這個木盒。
        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一條圍巾。

        這是一條米黃色的圍巾,比一般的圍巾要長一些。
        那是我十年前一針一線為你所織的,共花了我兩個月之久。
        原本是想送你當做耶誕禮物。
        如今,它依然安靜地躺在這塵封已久的盒子堙C
        伴隨它的,只有你曾寫給我的信件,還有我們青澀年少的所有回憶。

        1984,十三年前,你、我、薇和小郭四人,
        同時由偏遠的濱海小鎮,到台南唸書。
        我唸家齊,薇唸南女,你和小郭則唸一中。
        雖然我們四個是同班同學,但我和你並沒有因此而熟悉。
        我只知道,你和小郭是班上最優秀的學生,小郭還是全校的模範生。
        而你,總是顯得鬼靈精,甚至帶點邪氣。

        高二時,在一次回家的途中,我和你在公車上巧遇。
        那一年,是1985,哈雷慧星造訪地球的前一年。
        你拿著一中園遊會的邀請卡,坐在我的旁邊,我大吃一驚。
        在這之前,我們從未如此接近過。
        兩個小時的車程堙A你開始訴說你高中生活的點滴。
        我發覺你真的是健談而有趣,而我也不自覺地被你的笑聲所吸引。
        以往我總是歸心似箭,如今,我卻埋怨家住得不夠遠。
        下了車,我們約好明天要坐的班次,我便開始期待明天的到來。

        也許,如果不是因為薇要考試,不能陪我回家;
        也許,如果不是因為你手上剛好有張園遊會的邀請卡,
        那麼,即使我們巧遇,我們也無法坐在一起。
        在那年的耶誕前夕,你寄了張卡片給我。
        我彷彿還記得收到那張卡片時的興奮。
        連續好幾天,我總在半夜媔]到陽台上去偷笑。

        那時,世界上並沒有一種叫做BBS的東西。
        雖然你知道我住哪,但你並不敢來找我。
        因為七個家齊美女的閨房,豈是你這個一中臭男生所能亂闖。
        雖然我也知道你房東的電話,但我並不敢打電話給你。
        因為在那還沒有解嚴的時代,我實在是沒有像陳文茜的勇氣。
        於是,我們只有靠書信聯絡。
        你很聰明,我收到你的第一封信時,你只在信尾說:
        『8:30,一中校門口見』。
        距離一中的園遊會,只剩下一天了,我根本沒有向你說「不」的機會。
        事實上,我也不願意說不。
        因為,我實在很想再看到你。

                                                        to be continued……


 圍 巾  (2)



        那天夜堙A我失了眠。
        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只希望太陽趕緊升起。
        對著鏡子,我練習著幾種表情。
        我該微笑?淺笑?抿嘴笑?還是呵呵笑?
        我不知道該用何種笑容去面對在校門口等待的你,我既緊張又在意。

        一中有兩個校區,你在勝利路等我,而我卻在四維街等你。
        原以為世界末日已提早降臨,但到了九點半,我卻看見你氣喘吁吁地跑來。
        你知道嗎?當我看到你迎面跑來時,
        我很想學瓊瑤的電影堙A男女主角在沙灘上飛奔相擁的樣子。
        可是我沒有使用訓練好的表情,我只是覺得耳根發燙。

        你帶著我到處參觀,我也看到了小郭,他在你隔壁班。
        我們三人聊了一會,我開始感受到你們之間的差異。
        小郭總是那麼地正直有禮,充滿著模範生的氣息。
        跟他相比,你顯得活潑而有朝氣、大方而不逾矩。
        由於我是金庸迷,我直覺地把小郭想像成郭靖,你則被我想像成楊過。
        而我,究竟是像黃蓉?還是像小龍女?

        該走了,我想坐公車,你卻說要用單車載我回去。
        你知道嗎?那是我第一次讓男孩子載我。
        不過,我並不緊張,因為你總是那麼地有趣。
        坐在你身後,我突然想到,為什麼我總是無法拒絕你?
        也許我不是不懂拒絕,而是我根本不想拒絕你。
        看你賣力踩著,我下定決心,以後早餐少吃一個蛋餅,宵夜少吃一片吐司。
        我不希望你單車的後輪,因我而沒氣。

        往後的日子堙A你偶爾會寫信給我,我也一定會回信給你。
        那時候,楊峻榮有一首叫做「情書團」的歌,
        歌堿O這麼唱著:「每當我凝望著空白的信紙,總是不知如何告訴你……」。
        可是我拿起信紙時,總是停不下筆。
        我有好多好多的事想告訴你,我的歡笑與憂慮,我的喜悅與悲戚,
        我只想告訴你。
        於是查看信箱成為我每天放學回家後所做的第一件事。
        而當我握著你的信時,總讓我有種滿足與幸福的感覺。
        雖然那時我並不瞭解幸福的意義。

                                                        to be continued……


圍 巾  (3)


        升上高三了,升學的壓力,使我們無法喘息。
        生活中的唯一喜悅就是看到你的字跡。
        在1986的耶誕節前夕,急著去為你挑張卡片時,被反鎖在房門外。
        我好著急,直覺想到能幫我的人,不是鎖匠,竟然是你。
        我鼓起有生以來的最大勇氣,撥了第一通電話給男孩子。
        你還記得嗎?當你聽到我的聲音時,你是多麼地訝異。
        你放下話筒,就立刻趕來我住宿的地方,
        用了一張電話卡,就解決了這個難題。
        你也看到了本姑娘的房間,這個第一次,又給了你。

        於是你偶爾會來找我,但你從不上樓,一次也沒有。
        我們就在樓下,談天說地。
        我們好像總有說不完的話題,而且,我很喜歡聽你說話。
        你說話的樣子,有一股迷人的魅力,而你的眼神,總是有點邪氣。
        我不自覺地一直凝望著你。
        而當你終於停住嘴巴,也看著我時,好奇怪,我竟然會感到窒息。

        在聯考前夕,你家發生了變故,從此,你的眉間便湧上了很多憂鬱。
        你找我的次數變少了,信也變短了。
        雖然你的笑容依舊,但我卻再也找不到那個帶點邪氣的你。
        在20歲不到的年紀,說喜歡是件很奢侈的事,說愛更是一種浪費。
        我只知道,我常常想起你,也常常擔心你,但只能躲在被窩堸蔑蔬泣。
        午夜夢迴時,在心堜I喊的,也是你的名字。
        每當拿起你曾寫給我的信,以前讓我覺得有趣的內容,
        如今卻讓我淚如泉湧。
        原來,為你掉眼淚,竟是如此容易。

        終於放榜了,我理所當然地落榜。
        小郭上中原電機,而你則考上成大水利。
        我一直覺得你應該可以考得更好,不禁為你惋惜。
        但我卻暗自慶幸你仍留在台南。
        我媽希望我早點出去賺錢,可是我好想唸大學。
        經過一番爭執,她勉強讓我留在台南一年,但不給我補習費。
        於是我白天在雙橡園西餐廳當服務生,晚上則繼續唸書。
        雖然我們共同擁有台南的星空,但卻從未碰過面,因為我們都搬家了。
        多少個夜晚,當我打開書本,我承受不住那股思念你的情緒。
        於是淚水便成為我的書籤。

                                                        to be continued……


圍 巾  (4)



        一直到那晚,你和你室友,到雙橡園來用餐,我們才終於又碰了面。
        你是國立大學的學生,而我卻只是西餐廳的女服務生,際遇已經有別了。
        不過,當我遞菜單給你時,我又看到了很久沒見的笑容。
        那一瞬間,我忘卻了所有的不如意。
        甚至有點慶幸因為落榜,才能在此與你重逢。

        你和你室友打賭,可以在三句話內釣到我。
        當然那時你室友並不知道我們的關係。
        於是你問我:「小姐,可以認識你嗎?」,我說可以。
        然後你問我幾點下班,我說九點。
        你說九點餐廳門口見,我說好。
        我到現在還記得你室友吃驚的表情,從此他便把你當天神般地崇拜。
        而我,在接下來的時間堙A魂不守舍。
        客人點牛排,我記成豬排;要紅茶,我卻給咖啡。
        因為,我只希望下班的時刻快點到來。

        九點到了,換回便服,理了理頭髮。
        我突然發現,我頭髮變長了,已不再像是清湯掛麵。
        而略施脂粉的臉龐,也彷彿提醒我,我已不再是學生了。
        我該以現在的樣子與你相遇嗎?你會嫌棄我嗎?你會輕視我嗎?
        面對鏡子,我猶豫了。
        最後,我還是鼓起勇氣勉強地走出去。
        迎接我的,竟然是你那帶點邪氣的笑容。
        我終於瞭解,我所有的擔心都是多餘。

        我一直記得那晚,你陪我在雙橡園門口待了半個小時,
        然後在滿天星斗下,送我回家。
        台南那晚有星星嗎?我不知道。
        但我卻從你的眼睛堙A看到了兩顆最明亮的星星。
        台南的冬天在1987年似乎來得特別早,才十月多,天氣竟有一些涼意。
        你習慣性縮一縮脖子,並將手插入口袋堙C
        我發覺到,你的衣衫真的很單薄。
        你是個怪人,衣服不喜歡穿多,即使再冷的天氣也是如此。
        就在那晚,我決定為你織條圍巾。

                                                        to be continued…… 


圍 巾  (5)


        我知道你最喜歡藍色,但藍色會使得憂鬱的你顯得更憂鬱。
        因此在挑毛線時,我選了這種米黃色。
        這是我最喜歡的顏色,圍在你身上,一定很好看。
        從此,下班後,唸不下書時,織圍巾便成了我排解思念愁緒的最好方法。
        我總在深夜堙A一針一線地織著。
        伴隨我的,只有收音機媔ヮ茠漲雓v老式情歌旋律。
        我織了兩個多月,希望能在耶誕節前送給你。
        當我想到,你也許可以因此而不再受凍時,我心奡N覺得平安喜樂。

        冬至到了,在我住的地方附近,我們一起吃紅豆湯圓。
        吃完湯圓後,我們的虛歲就滿20了。
        20歲的年紀,大概可以談談喜歡,說說愛了。
        在陪我回去的路上,你又縮了縮脖子,我突然很不忍心。
        我叫你在樓下等我,然後飛奔上樓。
        拿起還剩下一點點就可完工的這條圍巾,又衝下樓去。
        我將它圍在你脖子上,一圈又一圈。
        我發現,這條圍巾真的太長了。
        沒想到我對你的思念有這麼長,於是不知不覺地,把圍巾織長了。
        我只告訴你,這是為我最在乎的人所織的。
        雖然我並沒有告訴你,誰是我最在乎的人,
        但聰明的你,如果連這點都不能體會,那我就用這條圍巾勒死你。

        我盡量裝作若無其事,但我的眼神已經出賣了我。
        你似乎也感受到我的心意,於是輕輕摟住我。
        在這之前,你從未碰過我。
        像是觸電吧!電流從我的眼睛,傳到你的眼睛,然後到你的手,
        接著到我的腰,最後蔓延到我全身。
        於是你又輕輕地吻了我。
        在這寒冷的耶誕前夕,空氣彷彿也已凍結。
        唯一帶來溫暖的,只有你的嘴唇、你的胸膛,還有你的呼吸。

        回到房間,臉上的灼熱還未退去。
        我撫摸著這條圍巾,因為它上面還殘存著你的餘溫。
        我決定今晚不能想你,一定要熬夜把它織完。
        因為我不希望你再多忍受一天的寒冷。
        但這並不容易,因為我的雙手仍然因為興奮和激動而顫抖不已。
        收拾一下心情,我打起精神,撐著眼皮,
        在半夢半醒之間,我終於織完了這條圍巾。
        我在圍巾的角落堙A用藍色的毛線,繡上你英文名字的縮寫 j-h-t。

                                                        to be continued……


圍 巾  (6)



        在我因疲累而沈睡時,小郭的來訪吵醒了我。
        我很意外,因為自從聯考過後,我就沒見過他了。
        說說小郭吧!其實小郭跟我在一起的時間,遠多過你。
        他總會定期地找我或者寫信,和他的為人一樣,都是那麼地一絲不苟。
        憑良心講,他各方面的條件都比你優異。
        最重要的是,他對於我的一切,總是那麼地關心與在意。
        我雖然不聰明,但絕不是笨蛋,女孩子天生的敏銳直覺告訴我,
        小郭非常喜歡我。

        跟小郭在一起,會有一種非常放心的感覺。
        這點是你最缺乏的,因為我對你始終沒有安全感。
        他總是那麼地彬彬有禮,對我的照顧與關懷,更是無微不至。
        而你,對凡事總是不在意,讓人無法捉摸,根本猜測不到你的心意。
        他不會惹我生氣;也不會讓我擔心;更不會令我哭泣。
        而你卻常常左右著我的情緒。
        還記得我老愛把他比成郭靖,把你比成楊過的比喻嗎?
        儘管大家都會選擇當黃蓉,但我卻只想當你的小龍女。

        小郭特地從中壢跑到台南來送我耶誕禮物,我好感動。
        記得當初他要北上唸書前,一直重覆地告訴我,要我好好照顧自己。
        他說他會一直把我放在心底。
        他能說出這些話,想必也鼓起了非常大的勇氣。
        小郭到了中原大學後,仍然常用信件和電話與我聯繫。
        只可惜,我的心被你完全佔據,再也沒有絲毫餘地。

        平安夜堙A正是西餐廳最忙碌的時候,我忙到十點多,才回到家。
        雖然我已經很累,但當我看到這條米黃色圍巾,
        撫摸著點綴在角落娷臟滮羷u織成的 j-h-t,我心奡N有股暖意。
        我好想現在就送給你,但已經太晚了。
        希望你今晚別出門,因為天氣實在很冷,明天一大早,我要親手送給你。

        門鈴突然在此時響起,薇帶著小郭和你,來找我相聚。
        這是我第二次同時面對小郭和你,小郭還是以前的小郭,
        而你,卻沒有讓我更熟悉。
        當我接觸到你的目光,想起前天晚上的初吻,我總無法正視你。
        小郭發現了這條圍巾,他以為這是我回送給他的耶誕禮物。
        他高興地說,他明天要去爬玉山,沒想到我會買條圍巾送他禦寒。
        我不知所措地愣在當地。
        而你竟然跟他說,玉山很冷,帶這條圍巾才不會著涼。
        那一瞬間,我才明白你和小郭之間的深厚友誼。
        原來你似乎早就明白小郭對我的心意,於是時常刻意地與我保持距離。
        那一年的平安夜,氣溫出奇地低。
        讓我感覺寒冷的,不是天氣,而是狠心的你。

                                                        to be continued……


圍 巾  (7)



        我後來常想,如果小郭不是那麼地喜歡我,你是否願意跟我在一起?
        狠心的你,無知的你,即使小郭是多麼完美,我還是只喜歡帶點邪氣的你。
        為什麼你只顧著別人,卻從不考慮自己?
        為什麼你總喜歡將自己封閉,不讓我關心你?
        為什麼你始終不了解我對你的心意?
        為什麼你要將我像貨品般讓來讓去?
        為什麼我可以很瞭解小郭,卻根本一點也不懂你?

        1988年剛剛來臨,小郭寄了個包裹給我,堶探N是這條圍巾。
        小郭果然也不是笨蛋,看到那處藍色的 j-h-t,
        他就明白那不是我因他而買,而是我為你而織的圍巾。
        他在信中說你其實是個很善良的人,喜歡為人設想,但卻常常飽受誤解。
        他並說你的日子過得很苦,所以要我以後多關心你。
        原來,不會誤解你而又關心你的人,除了我以外,還有小郭。

        春天過了,然後夏天來了,我卻再也沒有見過你。
        你迴避,我賭氣,就這麼僵到又一次的聯考前夕。
        如果這次再考不上,我就得到台北去工作了。
        放榜的結果,比去年更差強人意。
        去年還有個同名同姓的在榜單上,今年連個同名同姓的也沒有。
        罷了,我該告別台南這個城市了。
        收拾好行李,在秋天剛來臨時,搭上北上的火車,
        離開伴我四年青春成長的地方。
        月台上只有薇,沒有你。
        汽笛響起的那一瞬間,我的淚水便像洪水般,輕易地潰了堤。

        台北對我而言,不僅陌生,而且擁擠。
        我在一家貿易公司工作,小郭這時離我最近,常常來找我。
        但我和他都很有默契地不提起你。
        薇也常打電話來,所以我的日子過得並不怎麼孤寂。
        這期間,也常有男孩子主動對我表示好感。
        太帥的,我覺得有點脂粉氣;太酷的,我覺得肚子堥S有東西;
        太老實的,我卻覺得沒有情趣。

        為什麼我如此挑剔?因為我總不自覺地拿他們與你相比。
        不管他們是如何地優秀,如何地有魅力,
        但他們沒有一個人的笑容,能像你一樣,緊緊地牽動著我的靈魂;
        他們也沒有一個人的眼神,能像你一樣,輕易地加速著我的心跳。
        事實上,我相信沒有一個人能像你。
        即使像你,也不是你。
        我固執的程度,連我自己都感到驚奇。

                                                        to be continued……


圍 巾  (8)


        雖然我們分隔兩地,但我的心,卻仍繫著你。
        薇曾告訴我,你四處兼家教,寒暑假也去打工。
        辛勤忙碌的你,是否一切都如意?
        你的眼神,是否仍有邪氣?
        每當台北下起雨,我就會擔心在台南的你。
        因為固執又變態的你,堅持不穿雨衣。
        於是雨水雖然打在窗外,卻落在我心底。
        然後總是模糊在我的眼堙C
        而當寒流來襲時,我總會拿起這條圍巾。
        我多麼希望你能圍著它,而為你帶來一絲暖意。
        撫摸這條米黃色圍巾,我的淚水便不知不覺地滴在圍巾上面的藍色 j-h-t。

        我在台北過了1988年和1989年的耶誕節,兩個沒有你的耶誕節。
        然後因為薇的介紹,又回到了台南。
        舊地重遊,我早已不勝唏噓。
        我在一家電腦公司上班,這時你剛升上大四吧!
        薇告訴我,你好像已經有女朋友了。
        但我並不相信,因為你根本不愛自己,又怎會有能力去愛別人?

        無論如何,再度與你共同擁有台南的星空,仍然是我最快樂的事。
        你知道嗎?距離上次的見面,已快三年了。
        時間過得好快,不是嗎?
        自從與你分別後,我就沒有剪短過頭髮,因此我的頭髮變得好長。
        我也摘下了眼鏡,換上隱形眼鏡。
        因為你曾說過,不應該讓兩片玻璃,遮住我的眼睛。
        如果現在與你相遇,你認得出我嗎?
        也許你已無法從外表上認出我。
        但如果你凝視我的眼睛,傾聽我的心跳,
        我想你一定能夠很快地認出我來。

        下了班,走出公司大門。
        已到了1990年底,街上又充滿了耶誕的氣息。
        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形下,我竟然在對街上,看到了等待著我的你。
        馬路上車子很多,你左顧右盼地慢慢走過來,我緊緊地注視著你。
        我怕一不留意,你又要在我的生命中逝去。
        馬路上的車子啊!可否請你們暫時停駛?
        讓令我魂縈夢繫的你,趕快來到我的面前。
        雖然我和你只隔著一條馬路,你跨過這條馬路,可能僅需要十幾秒鐘。
        但這一刻,卻讓我等了三年。

                                                        to be continued……


圍 巾  (9)



        你靜靜地看著我,然後說我頭髮變長了。
        廢話,白癡也看得出來。
        你又說我沒戴眼鏡,變成熟了。
        這句還是廢話,比白癡還笨的白癡也知道。
        你再問我最近日子過得好嗎?
        你好可惡,為什麼當我再次落榜時,你不問我日子過得好嗎?
        為什麼當我在舉目無親的台北辛勞工作時,你不問我日子過得好嗎?
        你可知道,如果現在不是在馬路邊,
        那麼你胸前的衣服,將會被我的淚水弄濕。

        為什麼我們之間要賭那麼多的氣?
        為什麼我們得刻意保持那麼遙遠的距離?
        以至於我們的日子,空白了三年的交集。
        該死的你,又在此時縮了縮脖子。
        於是當年熬夜織圍巾的回憶,又瞬間湧上腦海堙C
        為什麼經過三年空白的孤寂,我還是忘不了你?
        可恨的你,狠心的你,為什麼你觸動我的心絃,依然是如此容易?

        我們沒去吃晚飯,就在馬路邊聊了起來。
        我很怕一移動腳步,就會發現這是在夢境堙C
        因為在台北時,我已不只一次做過這種重逢的夢了。
        歲月並未在你身上留下多少痕跡,你依然那麼堅強而有毅力,健談而風趣。
        最重要的是,你的眼神依然有邪氣。
        我不敢去看錶,因為我擔心到了十二點,灰姑娘又得變回原形。
        細心的你,並不提醒我,
        你只是靜靜地陪著我,在這寒冷的耶誕前夕。

        我回到了住的地方,根本無法分辨這是夢境還是現實。
        經過了三年之久,難道我們真的都沒有改變?
        你在大學堥D學,我在現實社會中打滾,難道我們真的都沒有距離?
        其實有時候我很恨你,為什麼你對一切總是毫不在意?
        多少個失眠的夜晚,我只希望聽到你的聲音,為什麼你從不給我隻字片語?
        拿出了這條圍巾,也許,我終於可以在今年的耶誕節送給你。
        看到了藍色的 j-h-t,我不禁又開始猶豫。
        以前年輕時,總是衝動而欠考慮。
        如今年紀也已不小,便覺得這樣送給你,會不會太過隨便?
        最重要的是,這條圍巾已經成為我思念你的習慣。
        沒有了它,我又該如何去思念你?

                                                        to be continued……


圍 巾  (10)



        再說吧!等我不再需要思念你時,自然會送給你。
        1990年耶誕,你請我吃晚餐,就在長榮路上的樸園餐廳。
        坐在你對面,看著既熟悉卻又陌生的你。
        我試著去找尋過去共同擁有的記憶,
        也試著從你的眼神中去找尋過去的你。
        你果然還是你,不管如何忙碌與受打擊,你仍然充滿活力。
        你的眼神依舊有邪氣。
        原來你還是楊過,而我也還是小龍女。

        我一直沒有告訴你,今晚我拒絕了TOYOTA的邀約,而來陪你。
        誰是TOYOTA呢?
        他是我公司的同事,總是開著一輛紅色的TOYOTA轎車,
        所以我們都叫他TOYOTA。
        他家世很好,畢業於台大電機,但人卻很和氣。
        我這個金庸迷的壞習慣又來了,我一直把他想像成張無忌。
        因為很多女孩想接近他,可是他總能輕鬆地迴避。
        就像張無忌的那套武功絕學"乾坤大挪移"。
        他浪漫而多情,卻絕不濫情。
        也許又是女孩子的天生直覺吧!
        我總覺得他注視我的目光,多了一股溫柔。
        只是自覺平凡的我,實在無法想像他會對我有興趣。
        但他偶爾會刻意地"順路"送我回去,
        也常常會有朋友"剛好"送他兩張音樂會的門票。
        所以,我慢慢地也瞭解他對我的一番心意。

        1991年來了,你的大學生活也只剩下一個學期,希望你能平安順利地畢業。
        在一個涼爽的三月天,午後下起了雨。
        TOYOTA堅持要送我,因為我沒帶雨具。
        看了看天氣,我只好點點頭,坐上他的紅色TOYOTA。
        望著下著雨的窗外,我又看到了在對街上等待著我的你。
        又是相隔一條馬路。
        你在藍色野狼0.125的機車上,而我卻在紅色TOYOTA 2.0的轎車堙C
        我們互相凝望著十幾秒鐘,然後車子動了。
        你在原地跟我揮揮手,而我的手,卻一直僵在車門的把手上。
        在開或不開車門間,你慢慢地離開了我的視線,
        也彷彿從此離開了我的生命堙C
        馬路上下著雨,我的眼睛也同時下著雨。
        那是我最後一次看見你。

                                                        to be continued……


圍 巾  (11)



        後來聽說你順利畢業,並直升上了研究所。
        小郭在台中當兵,薇已經變成我的同事,TOYOTA對我還是溫柔而心細。
        在1991年的耶誕夜堙ATOYOTA送給我九十九朵紅玫瑰。
        我早已冰凍的內心,彷彿出現了開始融化的痕跡。
        而這條圍巾,我還是沒有機會送給你。
        我心一橫,想毀去所有關於你的記憶。
        點起了火苗,從你六年前寫給我的第一張卡片開始燒起。
        卡片燒到一半,便讓我的淚水澆熄。
        信件可以燒去,但已烙印在我心頭的你,又該如何拭去?

        漸漸地,我思念你的次數減少了。
        算是一種逃避吧!我把這條圍巾藏在一個不容易拿到的角落堙C
        我媽常催促我,像TOYOTA這類型的金龜婿,絕不能輕易放棄。
        於是,我慢慢地接受了TOYOTA的心意。
        在1992年的耶誕夜堙ATOYOTA送我一個耶誕禮物。
        回到家打開一看,才知道是個戒指。
        戒指上有一顆紅寶石和一顆藍寶石,旁邊鑲了很多碎鑽。
        粉紅色的紙條上面寫著:
        『紅寶石是TOYOTA,藍寶石是妳,旁邊的碎鑽則是為婚禮祝福的天使們。
          我願用我餘生的所有努力,來使妳幸福與happy。請嫁給我吧!』。
        他的文筆雖然比不上你,但也算很感人了,不是嗎?
        因此,我決定戴上這枚戒指。

        再見了,親愛的你。再見了,藍色的 j-h-t。
        我決定不再當小龍女,因為我即將要嫁給張無忌。
        今晚的風,吹得有點像是我把這條圍巾圍在你脖子上的那個夜堙C
        於是我放縱自己,恣意地回憶我們在一起時的點點滴滴。
        因為過了今晚,我就不應該再思念你,也不應該再為你哭泣。
        我把你所有寫給我的信件,連同這條圍巾,封在一個紅漆木盒堙C
        我也許無法把你忘記,但我可以將你藏起。
        我將你藏在衣櫥上面最不可能碰觸到的角落堙C
        我心堣]明白,這將是我這輩子,最後一次為你失眠。
        再見了,我的楊過。
        再見了,你的小龍女。

                                                        to be continued……


圍 巾  (12) ... over



        一陣小孩子的哭聲,把我拉回了現實。
        我手堣斯M捧著這條圍巾,但桌上已多了幾團擦拭過眼淚的面紙。
        以前我總是將眼淚滴在圍巾上面的藍色 j-h-t,
        現在我當媽媽了,總該學會用面紙擦拭眼淚了吧!

        和TOYOTA結婚也有五年了,朋友們都喜歡戲稱我為T太太。
        婚後沒多久,我們就遷居台北,因為TOYOTA想在台北創業。
        三年前我生下一對雙胞胎男孩,剛剛就是他們在哭鬧。
        我記得結婚那天,薇當伴娘,而在軍中服役的小郭,也寄來了一份禮。
        至於你,通不通知你都沒有意義。
        創業時的忙碌,帶小孩時的辛勞,也幾乎讓我忘了這條圍巾的存在。
        要不是今年耶誕趕回娘家來參加薇的婚禮;
        要不是翻箱倒櫃去尋找那件禮服,我恐怕也無法發現你這個藍色 j-h-t。

        有時常想,如果我將這條圍巾送給你;
        如果那時我打開車門叫住你,也許我的日子會產生很大的差異。
        不過人生不能假設,也不能重新來過。
        所以,就讓你在你的世界中漂流,而我在我的生活堹B沉吧!

        這五年多來,除了在每年的耶誕時節外,我倒是很少想起你。
        今年看了部電影"麥迪遜之橋",由梅莉史翠普和克林伊斯威特主演。
        男女主角最後一次見面時,女主角坐在車堙C
        而且女主角也是猶豫著是否要打開車門,回到男主角的懷堙C
        看到這一幕,我就聯想到你,於是在電影院堙A我哭泣得不能自已。

        小郭現在新竹科學園區工作,他生命堛熄擊T也已經出現。
        至於你,聽說你在唸博士班。
        老天保佑,希望你的邪氣已去,不然我很難想像你成為一個博士的樣子。
        昨天抽空回台南去看看,雙橡園餐廳還在,但樸園餐廳已經倒閉。
        賣紅豆湯圓的那家老店也已不見。

        今年農曆春節,我到國中導師家堳籉~。
        老師說你剛來過,我於是坐在你坐過的椅子上,試著感受你留下的訊息。
        其實,我還是很懷念你眼神中的邪氣。
        第一次的巧遇是在哈雷慧星造訪地球的前夕,
        下次哈雷慧星的造訪,又得經過幾十年,也許那時你我都已不在人世。
        一直很想知道你現在過得好嗎?快樂嗎?
        最重要的是,像楊過的你,是否已經尋找到屬於你自己的小龍女?


                                        jht.

                                    ∼ The End ∼